這是安少爺一大早的結屎臉。在台南婆家的三樓房間的現場,一片凌亂-棉被毛巾滿天飛,因為昨夜經過了一場惡鬥,這位少爺嚴重感冒到上吐下瀉把他老爸老媽搞的人仰馬翻,對於在三更半夜換了二次床單、服侍湯藥、為了哄兒子開心陪著看YOYOTV的我們,不是慘烈二字可形容之的。
但是他老媽-我,還是很努力的拖著昏迷的意識用髮臘想要雕塑出千秋王子的帥氣頭,希望能帶給算是第二次當花童但卻是第一次以正式服裝上場的少爺有個美好回憶。


教堂休息室著裝中,感覺還是挺虛弱的
穿好啦,終於有笑容了靦腆中
準備進教堂囉
來著帥氣側身照

這張有深情迷人的FEEL-開始入場囉
打頭陣的二位花童

從教堂綠地玩一趟回來
這張可以當藝術照了吧

標題是花童受難--其實父母受難的可不比少爺少阿!這一天到達教堂的遙遠路途上,少爺又是喊想吐、又是喊肚子痛,全程路途就是手忙腳亂、慌張不已、頭昏腦脹,還好下午熱鬧快樂的氣氛讓寬少爺開心許多,也暫時遺忘身理的不舒服,很守花童的本分、不吵不鬧,遇見一群大姐姐圍繞著喊「好可愛唷~~」,還會回應很靦腆的笑容,逗的 女孩們又是一陣開心。
今天累癱的結語:我。兒。子。以。後。一。定。是。大。帥。哥。~~~哈哈哈哈哈哈(得意中)


給今天的新人:
經歷過重重苦難,幸福終得來臨,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恭喜你們~~^^

梅梅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