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告訴我,這是杜鵑?還是?

上禮拜,咱母子二人休閒晃蕩的遊到壽山動物園,看到了此株植物,我一直認為它是杜鵑,但從來也不曾考證過。只是,每每遇見,總是會讓我想起過逝近十年的奶奶。
其實我與奶奶並不親近,可能是家族淵源的關係(註1),但總是一份血親,並與我少幾見面的情況下,也總是還感受得到她的關心。
對奶奶的記憶很零碎,不過我這輩子決不會忘記她送給我的一句話『女孩子家要笑,笑才會得人疼,知道嗎?』--小時的我是很內向敝俗的,看到人也總是默默的低著頭,所以只要是奶奶一見到這情況,或是遇著她沒給個燦爛的笑容,我總定會聽著又重複一遍的叮嚀。所以,這句話大抵是我幼時的第一句座右銘,一直到現在,我想我已經下意識的秉持和貫徹著。
長大後外出求學的我和奶奶的接觸甚少,只有每逢佳節假期時才會遇見,而每次見面的情況大致上又都一致--親友們圍桌用餐,用餐之後到要離去時,她總是定會塞個紅包給我,小時不懂,拿到個紅包只想著多了些花用錢,直到現在終明瞭,老人家也只能想到用這方式來討得孫輩的開心和表達她不擅顯露的關心。
記得那年炎熱暑假,記得那天,奶奶散步來家中用餐(註2)。那天晚上,她在飯桌上不停的咳著嗽,可能沒人注意著,但不知為何我心裡頭每聽著一次咳聲就微微抽動和不安,而我則遞了記憶中主動(註3)給她的第一杯水。飯後我默默的洗著碗,這時奶奶在餐廳門外探了探頭主動的跟我說了句「小梅,辛苦妳了~」。那時的我有些感動,這是我第一次見著奶奶如此溫柔的微笑和聽著如此的感謝語氣,只是我也萬萬沒想到,這是她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和最後一次笑容~~隔二天,她就在家中因感冒昏迷隨及就辭世了~


朋友有問過我,妳希望老時像誰(註4)。『我奶奶~,希望我年歲漸長時能與她一樣的優雅,穿雙繡花鞋、穿件旗袍,就能讓人感覺到無比的美麗~』(註5)
每每見著此花,我彷彿就打開了扇門,一開啟門扉~就見到奶奶休閒的穿著居家旗袍,在米廠的三樓花圃(註6)對著這些鮮豔愈滴的花朵灑著水、唱著歌~

註:
1.父親外省、母親本省,他們的婚姻在當時可是驚天地泣鬼神,完全不顧雙方家庭反對的結合,就可得知那時的 戰爭了~
2.由於爺爺身體狀況不佳,父親將之接來家中照顧,但奶奶說什麼不肯搬來,還好距離挺近,所以常步行至家中。
3.聚會中小孩幫忙盛水盛飲料是不算主動的。
4.女人們總是會擔心著晚年的美貌,之所以有這話題~
5.奶奶有著各式各樣的旗袍,正式的、休閒的、居家的~,也有著各樣的繡花鞋。平常的主要打扮就是旗袍~說真的,她穿起來真漂亮。
6.爺奶家是經營米廠,故爺奶家大夥都稱之【米廠】。三樓花圃最顯眼的花叢就屬她了,看得出奶奶極愛,每到開花季總是開的茂茂密密的、美不勝收。

創作者介紹

隱私地盤

梅梅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rances
  • 是九重葛...
    和杜鵑差很多....=.=

    PS你說的這些內容我怎一點都沒印象?
  • mei
  • 這~~妳對哪些沒印象阿~
    我比妳細心多多囉~呵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