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豪華別墅裡頭
時間點:過年除夕

家裡頭鬧哄哄的,因為新年的難得聚會,所以各方家人們聚在一起格外熱鬧。

接近年夜飯時間,大夥該出發到飯店吃團圓飯。正在設定保全系統的男人忽然喊了一聲「系統無法設定,壞了~~」。「唉唷~不行啦,壞了我們就出不了門了~」出聲的是男人的母親。「我們家沒有設定保全的話,一定會有宵小來闖,這可不行,家裡一定要防範好,不然被偷要怎麼辦....*/*/-*/啪拉啪啦~」出聲的還是男人的母親。

男人沉思沉默了一會兒~「那就讓女人顧家吧~」。

女人瞪大眼睛看著男人,不可置信的聽著話是從男人的口中說出,很艱難的說了句「什麼?」

「沒辦法阿,反正妳平常也沒事在家裡,家裡狀況妳最熟,這些親戚反正妳也不熟~妳就幫忙顧家好了~不然家裡的物品失竊要誰負責」男人義正嚴詞又無所謂的回答。

女人心裡只覺得心如刀割、血液開始從心底流下~「什麼叫做沒辦法,我就這麼不重要嗎?」

男人無所謂的聳聳肩。

「今天是除夕,是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日子,你就這樣不在乎我的出席?讓我一個人留在家裡?原來我在家裡頭和在你的心裡是這麼不重要~~」女人開始潸潸落下豆大的淚珠。

男人無言~男人的母親瞄了一下女人不置可否的離開,招呼著親戚出門~

「我要離婚,我要回美國~。」女人氣急~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說出這句從沒想過的話語。

男人靜靜的看著女人~說出口的竟也是讓女人無法招架並殘忍的「好,你要離就離」。轉身男人喊著管家,「幫女人訂機票,讓她回去~

這時候女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發抖,這就是她當初拋棄所有而選擇的男人?她為這個家的付出和犧牲的只換來一張機票和離婚證書?原來她付出自己的所有,人家根本不削一顧,那她為什麼當初要放棄自己的一切,只為了如此難堪的結束~~

看著男人不在乎的神情,女人瘋狂的思考、努力的保有自己的尊嚴反擊說「那我要兒子的監護權、財產一半歸我~」原本想男人一定不會答應、至少會逼他動氣而不是只有自己像挫敗小丑一樣的供人欣賞。

「好」男人異常甘脆的說。

女人驚愕的看著男人~~還可以再說什麼呢~~~~~~~~想想~快想出來阿~~~
……………………..
……………………..
…………………….

720分囉~~」老爺深沉的緩慢的陳訴我即將遲到的訊息。
~匆忙的從溫暖被窩刷的爬起身。慘!我要遲到了~。顧不得所有任何繁亂的思緒,把兒子交待給老爺後,趕緊整理完畢,我可不想在最後要離職之前留下任何不良紀錄。

對!以上是我的夢境,一邊開著車一邊覺得悶
~~悶到心裡頭透不過氣,這是什麼夢阿~情人節一大早、過年前三天做這種夢實在晦氣~~*-*-+*/-

不過靜下心細細思維後
~~我想我的夢實在給了自己另一層領悟和思考:

1.        連在夢中,婆婆對宵小和鎖門防盜都是緊張兮兮的,這種從日常生活延伸到夢境一模一樣的個性和神經質,果然生活上的壓力都會從下意識發作。

2.        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生存能力~不能一結了婚就安於室,工作對女人是一種保障,也是人脈生活的擴展,免得男人到最後會嫌妳是家裡不懂人情世故的黃臉婆。

3.        家裡頭大小事不能都是女人的事情~一開始男人會心存感激~久了,男人會認為這是應該的。

4.        再怎麼生氣發怒,都要忍住,寧願男人火冒三丈自捅,不能讓自己把衣服掀開再請男人來捅。

5.        小孩和麵包果然是女人最後會想到的唯一所有~~~。

6.        還有【離婚】這句話是絕對不能說出口的,就像覆水難收一樣。

 
只是搞不是很懂~我怎麼會夢到如此富裕的場景~還有我家怎麼會在美國阿@@~果然連續劇的場景和劇情簡直是深根於潛意識了阿~~

 

創作者介紹

隱私地盤

梅梅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