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11:15。家中電話響起。

老爺:我還在高雄,還沒準備回家。因為監造起哄著要去夜店進行第二攤,業主()就很有義氣的留下來不回台北說:你們要玩多晚都奉陪。所以我沒辦法跑~~可能還要晚點~~巴拉巴拉巴啦(敘述著業主與其之對談過程和住宿問題)~~巴拉巴啦(其中有段話:我們七個人【只】喝了二罐威士忌,等一下我會開車回去)~~~

 

這時候火冒三丈還不足以來形容我的心情。這堆話去哄你娘還差不多,哄我?你是忘了你老婆以前並非善類嗎?你認為你老婆對於拼酒、泡夜店是沒經驗嗎?你認為你老婆是沒聽過男人用言語挑逗或勾搭嗎?

1.      義氣?何謂義氣?女人對著一群男人宣佈:好!我不回家,我就撩下去陪定你們了。這對男人來說,是義氣?

2.      走不開?因為女人的義氣走不開?因為第二攤的出錢者是自己所以走不開?

3.      沒有意義的話?男人問女人住宿問題(內容不公開)?只是開玩笑不是有心、沒有意義?

呸!

我絕對能體諒當男人在事業上偶為之的應酬,即使不爽,但總是能體諒。但如果混到近12點還要續攤,還用這種聽之難以入耳的濫理由。很抱歉~~實在難以接受。

義氣!是仗義之行為氣度!對不起,我實難接受陪著喝酒叫做義氣。

對女人我來說,在場子上要走人,腳長在自己身上,沒有叫做走不了這回事。嘴巴長在臉上是拿來說話的,說場面話從來就不是問題。出錢更好善了,拿著銀兩交代個人就大可了事,並非不能解決。所以男人提出的問題看在我眼裡,根本就不是問題。所謂陪酒義氣,陪到12點夠了,所有人絕對可體諒家住外縣市要提早離席的理由。還有,一個已婚男人對女人的用語修辭請要謹慎小心,一句不留心的話,對異性而言都可能是另外一層意思,對任何事情都不要篤定的說不可能,往往最不留心的就是發生事故的引火線,說白點,如果一個男人對我說這句話,而我對他有意思,那個無知男人就等著了。

最重要的一點--喝酒不開車,不厭其煩的叮嚀,為啥總是辦不到?出事是自己活該、倒楣他人。喝點小酒不會礙事?就算是一點酒精都會阻礙神經的傳遞、反應失常。生命是要謹慎和珍惜的。想想~那一群應酬之狗票男女才是無義氣之人吧!明知入夜已深、明知長途駕駛免不了,又一而再的應酬勸酒,請問這是哪門子狗屁義氣!

不要用一些光冕堂皇的帽子扣著我。我知道事業需辛苦經營、我知道應酬是人際關係的一環、我知道男人是為誰辛苦為誰忙、我知道女人要支持著男人的信念~~這些我都知道,我並不是無知之婦。只是別忘了,永遠都把事業這頂高帽當成擋箭牌、護身符是行不通的。我!並不是乖巧良善之主婦,別妄想我會當無聲、躲在角落暗自傷心哭泣的小女人。請記得,說到犧牲辛苦,我並不會少於任何人,要我做到你想要的,也要我甘願甘心。

請永遠記得要讓我心甘情願。

 

註:

給老爺:

我接受所謂怕我擔心所以巨細靡遺的說明你為啥不回家的種種理由。但就另一層角度而言,這也是在為你的行為做合理說服自己的解釋吧。

梅梅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