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真是綠油油的地方,雖然老爺總是說你看開票率,台南高雄地區藍綠人口明明就是各一半。ㄣ~看起來是這樣,但是就算是如此,你相信有人敢站在台南的地盤上邊大剌剌表明非挺綠之言詞嗎?我相信這個人必須要非常勇敢才行。就我以前在台南唸大學表弟的經驗來說,是有人直接對插著挺藍的機車標誌的學生破口大罵不愛台灣的。呵~這就是台南鄉親固執、可愛又直率的特質。雖然我總是搞不懂,明明身邊和藹可親的鄉親,為啥一碰到政治就失去理智的變成無敵強悍的綠戰士。也不懂明明住在台灣的人民都一定是愛台灣的~為啥就有不做什麼就是不愛台灣的論調。

離題,無論如何~支持藍綠都是自個兒的事情。重點是--我討厭我兒子被政治左右。另外一個重點是我婆是深綠色忠實選民。二條線被拉在一起就是讓我煩厭的事。

安寬一出生之後就適逢總統大選等激烈選戰(不過台灣這彈丸之地感覺好像每年都有激烈戰況)。兒子從爬行開始就遭逢政治的攻擊虐待,頭被綁著【手牽手、護台灣】的頭帶,又恰巧身穿著淺綠色連身兔裝,雖看起來煞是可愛,但是忍不住感到悲哀,一個爬行蠕動的小人已經自顧不暇了,還要一邊扯著頭上不斷掉落的頭帶,然後還要應付大人在旁邊說著~~~好可愛喔~而去展現燦爛的微笑。

等到再大一點,會站立了,換成反併吞、護台灣,這次除了頭巾還有數不清多少隻的小旗子,然後被訓練站在客廳中喊著阿扁當選、阿扁萬歲。ㄛ~~萬歲咧,乾脆變成皇帝喊萬歲萬歲萬萬歲好了。

面對對政治異常熱烈關心的婆婆還有鄰居,對,還有鄰居~那段日子一有活動,我家那條巷子人與人的招呼話語是--你明天要不要去牽手,下午二點,一定要去喔!--,到了隔天下午,就見大家呼朋引伴像是要去郊遊一樣你要去哪個點ㄚ、這裡有好位置喔、哇~好多人喔~你看大家攏是愛台灣啦-~~

家裡的阿扁娃娃會一有聲音就呼喊著阿扁當選。安寬就會開心的一直發出聲音逗那娃娃,然後跟著娃娃開心的呼喊~~

等到選台北市長~~台北市長,關台南什麼事情ㄚ~咱婆會因為羅*嘉落選而在眾目睽睽下(五大二小的人聚在家中)瘋了般摔電視遙控器,家中氣氛瞬間降至冰點~~我只希望安寬不要學會這一招,否則我會狂揍他。

再到市議員、立委選舉,還好安寬小,尚是黏娘的年紀,說什麼也不肯跟阿嬤去遊街~~是低,我婆會三不五時去服務處串門子、募款烤肉會、募款控窯會、沿街拜票~都是他的義務服務。黨團的貼紙就大剌剌的貼在大門上,連我家的安全帽都有阿扁娃娃的貼紙、羞的我抵死不戴(可是機車上還是冷不防被貼了一張),旗子直接插在信箱表明立場,帽子、T裇、手提袋、環保袋、到杯子~都有烙印的圖騰。

更不要說現在弒血的媒體,每天報導的都是政治、政治、政治~,連帶的家中只要有婆認為對其政治認知不公或不爽的事情,就會出言不遜。例如:你看×××一樣執政,以前國*黨就沒事現在政府就有事×××。再例如:(冷笑)~拍馬屁、現在就喊總統,又不會選得上。就在此時,我萬千不該的回了一句:人家也喊謝總統ㄚ。咱婆馬上像是被大忤逆一般的大聲回覆:誰叫他姓馬,本來就是拍馬屁。…..~媽咪,為什麼姓馬的是拍馬屁,是的~我聰穎的兒子在詢問。此時此刻的我只想大罵×××。

政治本來就有主觀自我想法立場,誰都無法控制或說服誰,但是面對幼小未定的生命,我絕對不希望他遭受任何激烈主觀意識的引導,甚至導致其行為言語的偏差。這是我對自己的嚴肅課題。

還好娘家雖有其跟婆家截然不同的立場,但平常是不掛在嘴邊與行為上,只有看新聞時,心思波動時偶會發出批評論調。加上一年才回去幾次ㄚ~會受到影響時,安寬也該有自我判斷的能力了。

『耶穌愛你,我也愛你,上帝照顧你』好乖,阿嬤給你巧克力。婆家是基督教,當然安寬也會耳濡目染的上教堂,這我是不妨礙排斥的,只要不是異常的宗教狂熱。

奶奶….『來,跟奶奶說阿彌佗佛』『來,雙手合起來,這是拜拜』,這是我娘親看到他孫子流利的用『阿門』或『耶穌愛你』上述話語問候時的忌妒爭奪反應。

這是啥鬼~政治已經夠我煩了~~連宗教都可以來參一腳ㄚ

 

 

 

 


 

創作者介紹

隱私地盤

梅梅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