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媽咪~~,下班接安寬最開心的事莫過於看到一天沒見的寶貝紅通通的臉蛋是透漏著愉悅的神情從學校衝到門口的時候,沒見到戰鬥的傷痕或是憂愁的苦容,都會使當媽的我鬆口氣。

而今天,安寬確實是開心的用尖叫聲來迎接我,母子二人久別重逢自然當媽的欣喜當兒子的乖巧順從,至少,以前一直是這樣的。

(跟老師說掰掰~),每週五是連同棉被都要帶回家清洗的日子,一手牽著安寬一手提著書包加上一大袋的換洗被單,忙著讓安寬跟老師道別。就在此時,「媽咪~我要揹書包」,「?回家了,等一下就上車,不用揹了,媽咪幫你拿。」,「媽咪~我要自己揹書包」,這小子是沒看到我已經沒手了嗎?平常安寬這樣要求,我會執行小鬼的這項命令,畢竟小孩總是要獨立總是不能事事依靠父母,父母是要懂得放手讓小孩學習,不能當著菲傭跟前跟後的。但是今天,是的是今天,老師也很碰巧的不知為何把書包和大衣袋的手提繩索綁在一起,我一手牽小孩一手拿體積比小孩大的袋子,而車子就停在門口,這項平常的小要求變的很難執行,而我也不想實現。

拉著安寬不以為意的走到門口。!!是的,他哭了。渾然的讓我漟目結舌。哭?這樣也可以哭?而且是越發委屈的嚎啕大哭。是怎樣,小孩養成如此脆弱不堪一擊?鐵青著臉,不發一語,我想知道這小子是怎麼回事,平常對他老子就算了,他是萬萬不敢對他娘親來這一招的。他知道【哭】只會愈發的讓他娘異常兇悍、愈發的飆悍。

不理會他的哭泣,將車門重重關上,開著車聽著完全沒有停歇意思的淘哭,心裡尚還能平靜的想著不理你看看能哭到幾時。但理智的意念才剛落只消三秒鐘,開始有股血腥味從胃部湧上,還想壓抑著但緊接著不到一秒鐘這股熱液就直接衝上腦門爆開血管。【你在哭什麼,有什麼好哭的】【為什麼要揹書包,你沒看到我手上一堆東西嗎】【在背上的是什麼,上車以後不是讓你揹了嗎】【哭什麼哭】【+*-*/-+6-*++-/】【你在給我哭哭看】→對!這是我已經喪失理智的咆哮聲。

回家進門。見風轉舵這句成語用在這小鬼身上真適當。恢復正常不說,翻臉跟翻書一樣快,抓他到跟前問知不知道做錯什麼,只見其睜著杏圓大眼,眼中含淚的慢慢慢慢的往你身上蹭,雙手慢慢慢慢的環住你的小蠻腰,其功力直可比擬劉雪華當年演瓊瑤戲的功力。這時候真不知道要抓來給一頓排頭,還是要把他揉進你的懷裡。

血親,真是個可怕的遺傳功學。就以我母系家族而言,沒一個至親喜歡小孩,從慈禧嬤嬤開始、親娘、大小姨到小舅、老妹、一群表弟妹們,就我腦袋微弱記憶確實是沒見過那個人對幼小生命有特殊喜好或是興趣。

讀書時期某次與家母一起至長庚醫院就診,在大醫院的就診等待區總是有不停的人潮,千不該萬不該就在我和家母的斜前方赫赫出現一個碰跳吵鬧不已約五歲小男生,我只面無表情眼睛直楞楞的看著、大腦無法運轉理解的思考--小孩-真是一個惹人煩厭的生物。說時遲那時快「這小孩怎麼那麼沒家教,大人是不會管教的嗎」--對,出聲是的我娘,而且這聲量是故意說給大人聽的,後來的記憶愈發模糊(可能不是很願意想起後來的尷尬),只記得我用震驚佩服的眼神看著我那「仗義執言」的老媽。

我那老妹也不惶多讓,遠在她幼小尚未到達幼稚園年紀時,就已經明顯的將此遺傳特徵顯露無疑。家中經商,父母的客戶帶著寶貝新生兒來拜訪。忽然之間小孩的驚滔抽泣聲傳來,幼兒父母一眼就看到其寶貝粉嫩嫩的小臉頰上有一深紅掐捏印子,但兇手已不見蹤影,縝密如包公的父母,由案發現場及生活習性加上不在場証明,排除了我和老弟的嫌疑,這時兇手呼之欲出,尷尬如雙親只得頻頻道歉,氣的人家父母心疼的無以附加,據說有好一陣子不來家中作客,唉。

那些奉行美型男主義或是型男路線的表弟妹,更不要說了,他們怎麼可能容許一個小孩對其身上價值不匪、走在時代尖端的衣物上下其手,這是天理不容的。

說到這,這點是我討厭小孩最重要的一點,當然小生物的吵和煩的確是不敢領教,但是【髒】是真正讓我退避三舍的基礎信念,少女嬌滴滴如我,只要身上潔美的衣物滴到個啥勞東西,雖沒鬼吼鬼叫,但蹙眉心疼一整天,看著其髒汙皆不能轉移目標,更不要說小鬼接近我時,我是如何得謹慎戒懼,衣服被小手碰到、剛買新鞋被小腳踐踏,皆會讓我心碎。

但‧是‧這一切在安寬出生後整個家族生態翻盤,翻盤的還真令人訝異,我只能說血親的力量太偉大。老媽不用說,這小子是牢牢的抓住他奶奶的心,而且不動一兵一卒,說明白點連一根手指頭也沒動,他奶奶(就我親娘)就愛他視之如命,從他出生後,我就再也不覺得我是她女兒,我的身分是她孫子的媽媽。猶記剛出生的寬寬不能控制自己的嗯嗯在毛巾上,當媽的我馬上退後三步,只心想這毛巾定要丟掉,沒料到我媽居然沒逃走而是馬上【安慰】她孫子曰:沒關係,乖,奶奶在這邊,嗯嗯之後很舒服對嗎,奶奶毛巾拿去洗就得了等等等我又記憶模糊的話語(太過震驚之後遺症)。到現在,安寬惹毛他娘,當奶奶的會馬上跳出來說,來我的地盤就不准妳打罵小孩,然後轉身對著我兒子曰:來,奶奶疼。….是誰當初指責別人家小孩沒家教的….

老妹也有顯著的進步,她‧真‧的‧有‧努‧力,而且是真心的愛著她外甥。不敢抱軟綿生物→OK,看到口水尖叫噁心→現在會跟安寬親嘴,討厭小孩哭啼→可以理解並忍耐….,至於上廁所擦屁股應該是目前她唯一不敢碰觸的一塊,不過我原諒她,沒當媽的人喔是不可能會接受這檔子事的,我非常能理解,換成別人家小孩~我也會很蹙眉。當然定期來探訪外甥、遇節慶或心情好送禮物,都是毫不手軟(我家有個盪鞦韆,你就知道她疼他的程度)。這種恩情,小子也挺窩心的會有所回報,遇到事情總是會想起他有個姨娘,看到姨娘總是甜膩的姨娘東~姨娘西~的,哄的老妹開心極。

表弟妹的表現也讓我頗為窩心,無論是旅居日本的表弟妹或是到日本旅遊的表弟(日本是我母系家族的後花園,而所謂的表弟也是不同人),居然~會買衣物禮物給外甥!著實讓我震驚。來家中或家族聚會,抱、哄~~他們都能接受~~~,有個當兵表弟留言讚曰其外甥可愛~~,這~~當你們表姊的我,銘感於心哪!

至於我,就不用說了,衣服髒了就髒了,洗就乾淨啦!耳環被拔掉不見,那就再買吧!白布鞋被踏到,心有抽動一下下,回家用清潔劑狠搓不就得了!心愛的居家環境髒亂~一字曰【收】!鼻涕口水~沒問題、如廁洗澡~沒問題,高跟鞋收、指甲油很久沒碰、美容院久久沒上、犧牲時間空間、轉變生活習性~~~都沒問題.…。唯一的罩門就是沒有道理的哭,這只會讓我爆血管兼脾氣暴躁沒有形象。

晚上,一大一小躺在床上,大頭抵著小頭、大手環著小腰、小手撫著大臉,面對面的相擁陪著兒子入睡。心中暖暖的回想著,洗澡時手滑打碎了玫瑰皂盒,兒子看著空手收拾的我在旁輕聲的喊著:媽咪要小心唷,不要受傷了,很危險的;我的兒子~開始會保護媽咪了。開始相信如果有前世,這傢伙定是我戀戀不捨的情人,因為我是如此依戀著。

轉念一想~~~大姨~~~直到現在問老妹安寬近況時還是以【你姐那個小孩如何了】等等來開口問候,好啦~至少會想到問候,可以接受啦~~

 


創作者介紹

隱私地盤

梅梅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rances
  • 我小時候有這樣嗎?哪有哪有啊~不記得的一概否認!<br />
    開玩笑!現在我的耐性可是十足呢!<br />
    遇到更小惡魔的小孩,還是可以皮笑肉不笑的應付著!<br />
    厲害了吧~
  • mei
  • 哈哈哈哈~爸媽可以對質~^o^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